當前位置:首頁 > 漫漫仙路奇葩多 > 第537章 三方混戰 1

第537章 三方混戰 1

    鐵寧和孟文彥是年青一代修士之中無可爭議的佼佼者,實力卓絕天資無敵,身后又是十大之中兩個最能打的門派,很多時候他們兩個就是第一梯隊的標桿。
  
      但兩人之間想要分個勝負……
  
      這確實是極為困難的。
  
      因為不論實力、戰斗經驗亦或是天資部分,兩人全都旗鼓相當。
  
      不要說觀眾難辨勝負,就是作為裁判的十大掌門來評判,也都覺得頭疼。
  
      他們就是相近到這種地步。
  
      總票數雖然是奇數,但這個票根本沒辦法投,從任意方面去評判都無法判斷誰更勝一籌。再加上商量對策的時候,鐵劍門和蓬萊劍派的掌門兩個不服輸的家伙言辭越來越激烈,大有一言不合就親自下場干一架的打算,更是讓大家頭疼不已。
  
      最終還是張百熙給出了個主意,既然分不出勝負,那就一起進決賽,三方混戰之下的判斷應該會更容易。
  
      這的確是個辦法,兩人實力過于接近,但算上同樣不弱的林小哥兒那就不一定了,他相當于一個攪局的,把平衡的局面攪亂。
  
      于是眾人紛紛點頭贊同,鐵劍門和蓬萊劍派看在張百熙的面子上也沒有大打出手,不然現在下場的就不是三個小修士,而是兩派的掌門了……
  
      不過張百熙的考量顯然沒有琢磨過充當攪局的林小哥兒有什么感受。
  
      鐵寧與孟文彥兩人單拿一個出來都是極難對付,林天賜本來還琢磨自己是要面對‘刀山’還是‘火海’,這下可好,刀山火海全來了。
  
      照理說,兩人既然沒有分出勝負,不應該加賽嗎?
  
      正常情況是這樣,但云仙法會顯然還有別的目的,這也是張百熙為什么要把賽程安排的這么緊的原因。
  
      那倆人的實力太過接近,加賽一場恐怕依舊分不出勝負,需要加賽很多場,這樣一來就會大大推遲結束的時間,會影響到后續計劃的實行。
  
      所以,兩害相較取其輕,林小哥兒就是輕的那個……
  
      比起不怎么想打,還一臉蛋疼的林天賜,鐵寧和孟文彥顯然戰意滿滿,剛剛他倆那場比試礙于形式有不少手段沒用,誰都不想隨隨便便的結束。
  
      孟文彥朝林小哥兒抱了抱拳:
  
      “想不到今天還能有跟林兄交手的機會,自上次青龍山一別,林兄精深的道法令人印象深刻,還請不要手下留情。”
  
      鐵寧也跟著湊熱鬧,幾乎同時抬起手:
  
      “林兄的大神通令某傾慕不已,若非次次相遇皆有要事在身,某定要先跟林兄分個勝負。”
  
      這倆人差不多同時開口,隨即發現對方也在說話,又是一輪隔空對瞪。
  
      林小哥兒扶額,我可不想有這種機會……
  
      不過怎么看上去那倆人都好像挺警戒林天賜的?
  
      當然警戒啊,林小哥兒自己感覺不出來,他一直以為鐵寧跟孟文彥是年輕一輩修士中的翹楚,總把他們放在自己更前面的位置。
  
      實際上,林天賜現在一點都不比他們弱,即便因為賽程安排的鍋導致他們倆并沒有完整的看過林天賜的比賽,但也都看了一些片段。
  
      僅憑這些片段,他們就知道林天賜不僅是個強敵,而且非常強力。可以說只要有一瞬間的大意,就會被直接干掉的那種。
  
      造化仙人很早就說過,林小哥兒最大的缺點不是來自他的坑爹根骨,而是他的心態,說白了還是不夠自信。
  
      盡管現在比起剛初出茅廬的時候好多了,可想要達到十足自信這一點,還是有點距離的。
  
      這個急不來,等時間的流逝,慢慢他就會改變的,畢竟他的實力確實非常強,等一次次勝利之后,自信心也會跟著養成。
  
      不說這個,在兩人寒暄一句隨即對瞪的氣氛當中,代表預備意思的金鈴響起。
  
      孟文彥輕拍一下劍鞘,清風明月兩把仙劍凌空飛起,環繞著他像衛星一樣慢慢旋轉。
  
      鐵寧也不緊不慢的拔出鋼劍,將劍鞘遠遠的丟開,免得等下礙事。
  
      至于林小哥兒……
  
      他趕緊從次元口袋摸出奔雷手帶上。
  
      對付傅崇文還無所謂,但對付鐵寧和孟文彥這種用‘利器’的修士,手無寸鐵的缺點太過明顯了,就憑他們的劍道修為,林小哥兒玩空手接白刃等于找死。
  
      不到人階五品,不能發揮奔雷手的神通,它現在對林小哥兒來說就是一雙刀槍不入的手套,但有這玩意在面對利刃的時候多少還是有點底氣。
  
      尤其是當他將發力緩緩注入奔雷手當中,一股淡金色的氤氳之氣慢慢升起,像輕紗一樣包裹了林天賜的小臂,偶爾還能看到閃爍的電光和雷霆一閃而過。
  
      且不說這玩意到底有什么神通,至少逼格還是很高的。
  
      鐵寧與孟文彥之間戰意滿滿,甚至有種皮膚麻麻酥酥的微弱刺痛感,即便是不怎么想打的林小哥兒,也都全神貫注的盯著他們倆,因為接下來的戰斗容錯率極低,稍有不慎就會輸的很慘。
  
      時間像是過的很慢,有種被拉長了的錯綜感,這是緊張和過度集中所導致的錯覺。
  
      但不管是不是真的變慢了,時間總有用完的時候。
  
      ——叮。
  
      一聲清脆的鈴聲響起,有那么一瞬間似乎空氣都凝固了。
  
      但轉瞬,孟文彥便抬起右手,掐著劍訣對遠處的鐵寧一點。
  
      速度最快的清風就真的像一陣風一樣瞬間跨過這20米左右的距離,猶如離弦的箭,幾乎看不清到底在哪。
  
      然而畢竟是老對手了,這一招在鐵寧那邊根本不算事。
  
      鐵劍門修士有個‘感知圈’,以自身為中心,任何東西只要進了這個圈,哪怕是一粒灰塵都會被察覺到,堪稱絕對領域。
  
      這個感知圈的大小主要由修為而定。
  
      鐵寧現在也是人階六品,絕對領域的大小也從原本的一米,擴大到了三米上下,清風速度再快只要進了這個范圍就會被精準的捕捉到,哪怕鐵寧閉著眼睛都沒問題。
  
      長劍一抖,也不見用了什么劍法。
  
      在外人看來不過是劍光連閃,緊接著才是叮叮當當的磕碰聲傳來。
  
      清風這把仙劍,單論攻擊力和銳鋒其實并不突出,還不如人家劉安的斷水。可清風特化的是速度和回轉能力,這給了它極強的靈活性。
  
      仙劍雖好,也需要主人牛逼,如此快和靈活的劍,在一般的劍修手里很難操控。
  
      就好比你開家用車習慣了,冷不丁把你丟上一級方程式,一腳油門下去……
  
      差不多就是這種感覺。
  
      相比起來,青云才是更大眾化的仙劍,各方面的屬性都極為平均,沒有特點的特點使它的易用性出色。
  
      即使清風很難駕馭,孟文彥也依舊選擇了這一組套劍,理由很簡單,因為足夠強。
  
      掌中劍訣連連變化,用手指遙控著清風隔空連連比劃,別看是玩劍訣的劍修,劍法當然也不可能差。
  
      老遠看去,鐵寧就跟被一團銀光包裹,不需要持握就能飛行攻擊的仙劍比起有人拿著的劍來說所用的招數更加自由奔放,畢竟人體是有極限的,怎么出劍的角度也都有限制,而飛起來進攻的仙劍則沒有。
  
      所以清風進攻的角度格外刁鉆,專挑人體的盲區進行攻擊。
  
      但就像剛剛說的,鐵寧有堪比絕對領域的感知圈,盲區根本就不存在,更何況單論劍法,鐵劍門說第二,就沒人敢說第一。
  
      鐵寧現在依舊處于鐵劍門標準的最底層,也就是劍招不滯于型,信手拈來就是劍招。
  
      所以看上去他好像并沒有用什么劍法,就這么隨手一撥一劃,好像很簡單的樣子。
  
      如果真的認為很簡單,那就大錯特錯了,正因為他把劍法練到了融會貫通的程度,什么劍招都無所謂。
  
      比如拿到一本全新的劍法,初學者要從劍招練氣,鐵劍門人則更在意劍法中的劍意,這才是最重要的東西。
  
      招數簡單一眼就能看破,但劍光如月光輪轉,輕描淡寫的便擋下孟文彥的進攻。
  
      這對他們兩人來說,不過是打個招呼而已,誰都沒有直接動真格的。
  
      但一直被打也不是鐵寧的風格,格擋幾下,鐵寧周身勁氣一吹,來襲的清風頓時被氣勁震的倒退。
  
      利用這一點點的空閑,鐵寧快若流光,只消一閃便沖至孟文彥身前。
  
      嚴格的說,鐵劍門也是鍛體門派,就是跟一般的鍛體門派畫風差距比較大而已。論速度這些基礎能力,鐵寧并不見得比宋玉書和傅崇文差,靈活性更是完爆他倆。
  
      不過蓬萊劍派與鐵劍門當了幾千年的死對頭,怎么可能沒有對付貼身短打的辦法?
  
      不慌不忙,孟文雅手中劍訣再變,本來老老實實在身邊環繞的明月劍舞了個劍花,毫不猶豫的迎上鐵寧的劍鋒。
  
      長劍相交,一陣氣浪從兩人腳下升騰而起,就像個空氣炮砸在地上一樣。狂風吹開兩人的發絲,哪怕身前不足半米的地方火花四濺,孟文彥的表情依舊沒有任何變化。
  
      這在他們看來屬于標準操作,當然不會有什么可驚訝的,甚至孟文彥還有余力輕輕轉頭:
  
      “林兄就在邊上看著多無趣。”
  
      等等!你們先打你們的啊!
  
      見矛頭指向自己,林天賜很想把這話喊出來……
澳门赌钱几种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