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隨身帶個抽獎面板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劫獄

第四百二十三章 劫獄

轟隆隆!
  
  一陣陣低沉的悶響傳出,之前閉合的大門再次開始緩緩打開,里面的五人臉色一變,將目光齊齊匯聚而過。
  
  只見隨著大門打開,一道魁梧異常的人影漸漸出現在他們的眼前,帶著一臉詭異笑容。
  
  在其手中,赫然還抓著一朵血紅的小花,殷紅如血,神秘莫測。
  
  還魂者的目光瞬間被齊云手中的那朵小花吸引,呼吸急促,眼神中發出可怕之光,沙啞道:“血羅花!”
  
  他簡直不敢置信。
  
  眼前這人真的弄到了血羅花?
  
  他的能力到底有沒有被封印?
  
  齊云獰笑一聲,將這朵血羅花直接塞入到了自己的口中,幾口吞了下去,隨后魁梧的身軀帶著一層陰風,瞬間呼嘯而過。
  
  “都給我走,乖乖效忠本尊!”
  
  呼!呼!呼!
  
  他動作快到極致,幾乎看不清。
  
  里面四人根本沒反應過來,就被齊云直接丟入了圣土空間。
  
  一側的呂不良只覺得眼前一花,眼前所有人便統統消失不見,他臉色大變。
  
  齊云眼神一閃,注視著這呂不良,眉頭皺起,也一把撈回,扔進了圣土空間。
  
  反正圣徒空間內環境巨大,他隨便找了個偏僻之地,把呂不良丟進去禁錮起來就是。
  
  呼!
  
  救走所有人之后,他身軀一閃,帶起一層陰風,呼嘯而過,剎那出了此地。
  
  接下來,他的身軀在整個通道中極速穿梭,簡直如同一道青色旋風,快到極致。
  
  一扇扇牢房的大門不斷被他打開。
  
  但凡還算強壯的人影,全都被他一把抓住,丟進圣土空間。
  
  至于那些餓的只剩下半口氣、幾乎垂死的人,他理都不理。
  
  就這樣,齊云速度飛快,很快整個第三層的所有牢房都被他打開了一遍。
  
  里面的犯人幾乎都一臉懵懂,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他丟進了圣土空間。
  
  在沖入到最后一個牢房的時候,里面只有兩個人。
  
  一個身軀異常魁梧,一臉虬髯,面闊口方,琵琶骨被深深刺穿,整個人被鎖鏈重重纏繞在銅柱之上。
  
  另一個和他差不多,個頭比他矮了一頭,也是被穿透琵琶骨,被重重捆縛。
  
  齊云在打開牢門的時候,這兩人似乎還在低聲交談。
  
  見到牢門打開后,急忙閉口不言,目光齊齊向著齊云掃來,眼神凌厲,一言不發。
  
  齊云陰笑一聲,身軀瞬間掠過,直接震斷他們身上的鎖鏈,一把將他們丟進了圣土空間。
  
  隨后他轉身就走。
  
  不過在剛剛走出不遠的剎那,忽然心頭一動,手中出現一塊鑲金銅牌,屈指一彈。
  
  嗖!
  
  砰!
  
  銅牌牢牢釘在墻上,泛動金屬光芒。。
  
  “嘿…”
  
  齊云發出怪笑,剎那遠去。
  
  沖出通道的剎那,他一把抓起一個昏迷的天牢守衛,一邊前掠,一邊催動神識向著他的腦海中洶涌而去。
  
  在神識的掃描下,轉眼間這人腦海中的一切記憶統統被他窺視。
  
  之所以窺視這人的記憶,是因為他想弄清楚,剛剛救走的人里有沒有南王。
  
  不過看過之后,果然不出他所料。
  
  南王確實也被他扔進了圣土空間。
  
  除此之外,還有很多出乎預料的其他消息。
  
  嗖!
  
  齊云抖手將這名守衛再次丟回去,身軀一閃,剎那出現在了那條寬闊的陰河之畔。
  
  從剛剛那名守衛的腦海中,除了弄清楚了那些罪犯的大致名字,更是知道了【血羅花】的產地所在。
  
  這對他來說絕對是極好消息。
  
  毫無猶豫,齊云直接放出陰蝠,密密麻麻一片,將他的身軀迅速包裹,很快裹成了一個巨大的黑色圓球。
  
  這黑色圓球直接滾動起來,向著陰河沖去,沉入到了陰河河底,消失不見。
  
  黑色圓球沿著陰河之下迅速前行。
  
  半炷香的時間左右,這些陰蝠便已經來到了陰河西南角位置。
  
  一個不大的島嶼靜靜漂浮在這里,方圓數千丈,上面紅彤彤一片,長滿了血色花朵,彌漫著奇異芬芳,全都是【血羅花】。
  
  在這些【血羅花】的外圍,每隔一段距離都會有一名天牢守衛把守。
  
  不過根據剛剛那名守衛腦海中的信息,這些守衛似乎并不是太強,多數在月級大圓滿和日級初期左右。
  
  咕嘟嘟…
  
  忽然,島嶼邊緣的陰河中冒出一片片氣泡…
  
  一個巨大的圓球從河底之中再次浮了上來,黑乎乎一團,輕輕滾到岸邊的草叢之中。
  
  所有陰蝠迅速散開,再次被齊云收入到了袖袍之中。
  
  他眼神一閃,露出一抹陰森笑容,身軀被真元和能量包裹,剎那閃過,快到極致。
  
  日級初期的人,對他來說并沒有什么威脅。
  
  以他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輕松滅掉。
  
  距離他不遠,一個身軀高大,面容丑陋,下巴長瘤的守衛,一臉隨意,在來回走動,巡視著陰河上空。
  
  似他這樣的工作,常年千篇一律,從未出過任何變故。
  
  說實在的,這片島嶼就算沒人把守,也一樣不會出什么事。
  
  先不說那些罪犯全都被封印了能力,牢牢關押起來,就算真的有人可以逆天越獄,也絕不可能來到這里。
  
  這里位于陰河中央,想要橫渡陰河,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們二十多名守衛每天守在這里,也就是走個過場。
  
  這人回頭看了一眼后面郁郁蔥蔥的血羅花,收回目光,向著遠處繼續走去。
  
  不過就在他剛剛走出,忽然,身后一股陰風瞬間呼嘯而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剎那將他覆蓋。
  
  還未等他反應過來,嘴巴便被一只大手牢牢捂住,接著整個脖子瞬間被扭了十幾圈,咯嘣嘣作響,剎那斷掉。
  
  噗!
  
  齊云將這人的尸體丟下,露出怪笑,身軀瞬間掠出,向著前方的血羅花之地呼嘯而過。
  
  接下來又遇到了兩三個守衛,無一例外,全都被他扭斷脖頸,沒有任何反抗之力。
  
  齊云一閃而過,快到極致,轉眼間沖入到了血羅花的產地之中。
  
  看著這漫山遍野,無盡血羅花,他眼神閃動,忽然動了其他心思。
  
  與其摘走血羅花,不如將這塊地都直接挪走,移植到圣土空間。
  
  這樣他就可以有源源不斷的血羅花,就算今后再有人被封印,他也可以隨意解開。
  
  想到這里,齊云張口噴出飛劍,化為一道紫光,剎那沖了出去。
  
  噗噗噗!
  
  劍氣縱橫,水晶飛劍快到極致,在周圍區域來回穿梭幾圈,方圓數百米的地皮,全都被他直接斬開。
  
  齊云又吐出血魔塔,發出一片猩紅的光芒,沖天而起,塔口向下,爆發出一股絕強吸力,直接將數百米的地皮籠罩住。
  
  呼!
  
  光芒一閃,整個地皮不受控制的沖天而起,迅速縮小,進入到了血魔塔之內。
  
  此地情況,讓外圍其他區域的那些守衛全部驚動,紛紛回頭。
  
  “什么動靜?”
  
  “你們感受到了嗎?”
  
  “不會有人闖進來了吧,快去看看!”
  
  這些守衛速度飛快,向著里面掠來。
  
  齊云神識一掃,剎那發現這些人影,怪笑一聲,控制飛劍以難以想象的速度剎那穿過,向著這些守衛的身軀迅速貫穿而去。
  
  噗噗噗!
  
  迅雷不及掩耳。
  
  這些守衛幾乎沒有任何反應之力,被水晶飛劍剎那貫穿身軀,將整個肉身震得爆碎開來。
  
  他們在齊云的神識監控下,幾乎無所遁形,水晶飛劍神出鬼沒,很多人都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被他的飛劍直接震碎。
  
  轉眼間,二十多名守衛全都被震死開來,沒有任何一人逃掉的。
  
  水晶飛劍蘊含可怕的威能,除了有真元包裹,還有能量包裹,就算有一些守衛化為了陰影、霧氣之類的東西,也統統沒用,被瞬間貫穿,死的慘不忍睹。
  
  齊云沖天而起,控制飛劍,飛速切割著地皮。
  
  一片片地皮被血魔塔的力量籠罩,飛速的收入到了血魔塔之內,呼呼作響。
  
  整個方圓數千丈大小的島嶼,轉眼被他切割了一遍。
  
  但凡生有【血羅花】的地方,全都被他收進了圣土空間。
  
  島嶼變得光禿禿一片,不生一毛。
  
  齊云怪笑一聲,屈指一彈,又是一枚鑲金銅牌飛出,釘在了一側的石柱上。
  
  想了想,他控制飛劍,在石柱上飛速的劃動起來。
  
  刷刷刷!
  
  龍飛鳳舞。
  
  石屑飄灑。
  
  兩行大字很快浮現而出。
  
  齊云拍了拍手掌,露出滿意之色,輕輕笑了笑,收了飛劍和血魔塔,迅速離開這里…
  
  
澳门赌钱几种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