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巨星閃耀時 > 第一百五十章 西爾扎提

第一百五十章 西爾扎提

    今晚的步行者,打得像是一支1990以后的典型東部強隊。
  
      一支典型的東部強隊在季后賽面對弱于自己的球隊時,應該像89-90的活塞、96-98的公牛、2003-2007的活塞乃至后來的熱火三巨頭甚至是“相信過程”的費城76人。
  
      (上賽季最貼近本時空的一組小球時代系列賽:今年的76人首輪對籃網,靠壓迫性防守不斷逼反擊打死了射術更佳的籃網。)
  
      壓迫性的防守,這就是一支典型的東部強隊應有的特征。
  
      第三節開局前五分鐘,步行者以超出黃蜂一截的天賦與執行力,打出了一波24比4的高/潮,徹底鎖住了勝局。
  
      這樣的防守只需要維持半節就能為勝利打下基礎。
  
      黃蜂也曾想著追分,但分差太大,無論他們怎么努力,步行者都能守住兩位數的領先優勢。
  
      末節過半,形式還是不見好轉。
  
      終場前四分鐘,黃蜂的主教練蒂姆·弗洛伊德換下了從第一節到現在只休息了3分鐘的拜倫·戴維斯。
  
      從數據看,戴維斯今晚比謝候更加出色。
  
      他總共得到了34分7籃板(連籃板數據看起來都像是UCLA出來的后衛了)8助攻。
  
      有一半時間和他對位的謝候,則得到26分11籃板6助攻4搶斷2蓋帽的數據。
  
      謝候的防守更好,而戴維斯進攻端的影響力無人能及,他今晚打出了最佳狀態,但籃球運動,說到底還是要看團隊,當實力差距過于懸殊,個人的力量再強大,縱使穿上23號的上帝狂砍62分,也要拜倒在86凱爾特人的面前。
  
      況且今晚的戴維斯距離傳說中的“上帝穿上23號”相距甚遠,黃蜂輸球,理所當然。
  
      這場失敗看起來不是末日。
  
      步行者拿到賽點,3比1將比賽帶回到印第安納波利斯。
  
       1比3落后的逆轉,放到NBA半個世紀的歷史上,出現次數也不到十次。
  
      而且發生在半決賽的次數就只有2次。
  
      從概率上來說,已經可以提前宣布黃蜂出局。
  
      終場哨聲響起的時候,謝候再度與戴維斯擦身而過,他無比沮喪,今晚他透支了全部的自己,卻不能換回一場勝利。
  
      他付出的越多,輸的也越多。
  
      讓他懊惱的是,無論他怎么打,謝候總是沒把他當回事,仿佛他鬧得再歡騰也不影響大局(從結果看是這樣沒錯),他們從彼此面前走過時,他抿著嘴想說幾句話。
  
      “你今晚打得不錯。”亞瑟王的嘴里迸出一句虛偽的恭維,接下來才是正題,“別高興得太早,我只是為你們頑強抵抗卻換來這種結果而惋惜,我還是比你強,毋庸置疑。”
  
      戴維斯握著拳頭,沙啞地說:“還沒完呢!”
  
      “已經完了。”謝候懶懶地回了句。
  
      新聞發布會上,黃蜂主教練蒂姆·霍伊博格像是做賽季的總結陳詞。
  
      “我認為我的球員們今晚做得很好,他們很好的團結在一起。對陣聯盟頭號球隊,我們已經竭盡所能地發揮到最好,每個球員們發揮出了自己的水平。我們是一支全新的球隊,有很多新加入的球員。他們面對陌生的戰術體系理解的很快,他們整個賽季都表現的很出色,但輸球永遠是令人失望的。我必須恭喜步行者,里克·克萊爾教練出色地完成他的工作,唐尼·沃爾什和拉里·伯德打造了一支出色的隊伍。他們在一起磨合了幾個賽季,現在開始閃耀聯盟,他們能排在第一不是沒有原因的。”
  
      現場的記者個個面色古怪,他們的臉上無不表明:喂喂,需要我們告訴你,你們至少還要再輸一場比賽才徹底出局嗎?
  
      黃蜂的頭號球員戴維斯只是反復的表明他們還有機會,現在不是放棄的時候。
  
      令人遺憾的是,他們的主教練已經放棄了。
  
      霍伊博格確實看不到獲勝的希望。
  
      步行者的主帥克萊爾談起這場比賽也一臉欣慰:“今晚我們打出了漂亮的比賽。上半場的比賽觀賞性可能讓現場觀眾吃驚到不想呆在球館里。下半場比賽的觀賞性好多了。對我們來說最棒的一點是我們堅持到了最后,在開始的兩節半時間里,我們都沒打出能夠贏得比賽的強度和侵略性,但我很高興在最后一節半時間里,我們找回了侵略性。”
  
      謝候今晚數據上被戴維斯小壓,如果不是第三節找回了場子,和隊友一起靠杰出的防守收割了比賽,可能會有人拿這件事說事。
  
      現在他可以放松地接受采訪。
  
      好話都被教練說了,他只好盡量地把握住分寸,不盡量不說出太招搖的話。
  
      這輪系列賽里從新聞發布會里誕生的故事已經夠多了。
  
      再過一場比賽,系列賽就將結束(謝候篤定他們能贏),他沒興趣在對手的傷口上撒鹽,黃蜂從來都不是他們的主要對手。
  
      他們現在只關心東部的另一組對決。
  
      看起來,活塞和籃網的半決賽,少說也要六場比賽才能分出勝負。
  
      半決賽第四場,籃網拿下97分,他們砸爛了活塞的鐵桶陣。
  
      活塞這邊,他們防守失靈的同時,進攻端也沒有倚仗。
  
      首發五人只有漢密爾頓發揮上雙,全場比賽結束,除了漢密爾頓,也就新秀安東尼的進攻能看。
  
      安東尼和漢密爾頓合砍52分,活塞全隊總得分是79分。
  
      只說這兩組數據,其他人的進攻表現有多么糟糕,光靠想象想必已經能在腦海里補充出咣咣響的打鐵聲。
  
      網隊打破活塞鐵桶陣的秘密是基德。
  
      今晚基德砸爛了N中1的黑鍋,15投中8,起到了帶頭作用,砍下關鍵的三雙,帶領球隊扳平大比分,將系列賽的懸念拖到了天王山之上。
  
      網隊作為過去兩年的東區霸主,他們不會輕易認輸。
  
      這輪系列賽一定還會有其他的變數。
  
      但對活塞來說,他們要做的僅僅是磕瓜看戲,然后回家把系列賽收了,挺直腰桿走進東決的大門。
  
      半決賽Game4結束當晚,謝候接受隊友邀請,前往新奧爾良有名的夜店——圣洛克。
  
      眾所周知,亞瑟王不是一個會為美色所動的人,他有自己的原則和愛好。
  
      比起在夜店聽著勁爆的音樂喝辛辣的酒與隊友聯絡感情(也許還有不知羞恥的舞女搔首弄姿),他更愿意在酒店的房間里躺床上看電影或者上網和沙雕網友舌戰幾百回合。
  
      阿泰斯特說服他只用了一句話:“夏洛克的廚師聽說來自中國新疆,知道那是啥地方不?”
  
      謝候不知道提起新疆就像起烤羊腿算不算地域偏見,但連阿泰斯特這種歪果仁都知道,那肯定算聲名遠播。
  
      謝候長這么大,關于新疆烤羊腿,只聽父母說過,從沒吃過,沒想到來新奧爾良打比賽有這等口服,無(羊)肉不歡的他自然隨同前往。
  
      同行的還有本月還沒兌現出軌一次余額的基里連科、心情好到想喝酒的帕帕盧卡斯、有事沒事都愛往夜店跑的米勒、上不了場就只能在夜店發泄經歷的斯洛文尼亞大兄弟普雷澤克,以及雖然沉默寡言但去夜店這種地方總能見到他身影的小奧尼爾。
  
      算上阿泰斯特,這一行人規模不小,總共七個人,都夠打一場短輪換的比賽了。
  
      謝候到達圣洛克后,發現阿泰斯特說得沒錯,這里真有個新疆廚師,叫西爾扎提。
  
      就名字來看,絕對是地地道道的新疆人。
  
      謝候特意去和他認識。
  
      看見傳說中的“亞瑟王”,西爾扎提激動地當場抱住了他,要了好幾張簽名,還遞給了謝候名片,拍胸脯說以后來新奧爾良打比賽隨時打他電話,烤羊腿保送到酒店。
  
      謝候沒想到異國他鄉的同胞如此熱情。
  
      從西爾扎提的長相看,也不像純粹的漢人。
  
      后來才從西爾扎提這了解到,他算是漢人和新疆本地人的混血。因為新疆本地一些少數民族從基因上來說更接近白人,所以他的樣子看起來才有些二不像。
  
      西爾扎提問清楚謝候偏好的口味,讓他去前面坐好,保準他滿意。
  
      也幸虧謝候來見了西爾扎提,不然他就只能吃到一份適合美國人口味的烤羊腿。
  
      這頓烤羊腿了卻了謝候想去新疆吃羊腿的心愿,加上今晚贏球,他高興極了,和隊友邊喝酒邊聊一些漫無邊際的事,說著說著居然還摟上了現場的舞女。
  
      還好謝候沒有徹底喝醉,那些想要把他灌倒的隊友反而被他灌倒了。
  
      半夜時,同行的隊友沒有一個意識清醒,全部睡得香投豬。
  
      謝候只醉了五分,意識不太清楚了,但他很確定自己不想在夜店過夜。
  
      所以他替隊友結了賬,留下足夠的小費,讓這里的服務員有充分的熱情照顧他的隊友,然后帶著微醺的身體走出夜店,叫了輛的士回去。
  
      看起來事情很順利,可是謝候由于喝醉酒不小心樓了夜店舞女的事情還是被狗仔拍了照片,登上了第二天的報紙。
澳门赌钱几种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