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我體內住著一個惡魔 > 第八十六章 無形的大網

第八十六章 無形的大網


  羽風笑笑說道:“這些問題,你都不用擔心,只要我不想讓人傷害你,就沒人能傷害你。”
  他們不知道羽風為何會如此自信,不過,她們還是不太放心。
  如果小惠在家睡著覺,如果有人闖進來,而羽風卻在上課或是半白街的小院里,他會怎么保護陽小惠。
  但是,看著他那么自信,她們恍惚間,似乎覺得他自有他的辦法,也就不再細問。
  “但是,關于錢的問題,還是不能解決……在酒店的時候,我倒是給抹布錄了音,他說他的錢不要了。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我錄了下來,不知道有沒有用。”陽小惠說道。
  “你很聰明,但是那種做法根本就沒有用,那種無賴是不會認賬的。但是作為討價還價的時候還是有些用處的。”羽風說道。
  陽小惠嘆口氣說道:“這個我也知道,但是就是想利用一切機會能占一些有利因素。”
  “小惠,我這里有九萬左右的積蓄,我父親那里大概也有二十幾萬,雖然這些不多,但是也許能解你的燃眉之急……”夏梨雪關切的說道。
  這時候,羽風笑起來。
  “喂,你笑什么!”夏梨雪怒道。
  “我在笑,你這傻丫頭助紂為虐。”
  “喂,你什么意思啊,你拿不出錢幫助小惠,還在笑別人!”夏梨雪俏臉漲的通紅。
  羽風說道:“如果是我的話就一分錢也不能給那種混蛋,把錢給那種人難道不是助長不正之風嗎?那樣只能讓他們變本加厲!”
  啊?這倒是讓夏梨雪和陽小惠一愣。
  對啊,她們只想到怎么把錢給他們,但是完全沒有想到,這種錢其實根本就不應該給他們。
  但是,和那種人扯上關系,并不是說不給就不給的啊。
  “可是……”
  陽小惠剛要說什么,羽風擺擺手,說道:“既然我答應了小雪,這件事就不用你擔心了,我自有辦法。你說那些債務都是你父親賭博輸掉的是不是?”
  陽小惠點點頭。
  “那就好辦。改天你就帶我去那個賭場,我去會會他們。錢是怎么輸掉的,我們就怎么贏回來!”羽風說道。
  “你不要幼稚了。賭場是他們開的,他們想讓誰贏,誰就能贏,想讓誰輸輸就輸,因為他們的莊家都是能暗箱操作的。”陽小惠急道。
  羽風笑笑,心想:如果你父親有你這么點兒清就不用輸那么多錢了。
  “這個不用你管,明天你盡管帶我去那個賭場就可以了。我想,如果抹布不在醫院的話,應該也在那里。不過,請假的事,就麻煩副校長大人咯。”
  夏梨雪白了他一眼,說道:“好吧,明天你不用上課了。”
  臨走時,羽風神不知鬼不覺的在陽小惠的門口留下了蛇眼結界,這樣就可以監視這里的情況了。
  他開車把夏梨雪送回家,夏梨雪看到羽風竟然開著價值一百多萬的車子,她吃驚不已,心想道:他什么時候買了這種豪車啊,他不是小芥的免費跟班嗎,怎么這么有錢啊?
  “校長還好吧?”羽風一邊開車,一邊隨意的問道。
  夏梨雪看看羽風,說道:“身體沒有什么問題了。只是教務主任的死成為了懸案,到現在那些治安員還沒有理出頭緒,而且關于那個骷髏圖案的文件也沒有搞清楚到底是什么東西,聽說他們要撤換現在的指揮員,要派一個能干的人過來。”
  羽風笑笑,說道:“他們的領導還真性急,短短幾天時間想要找到線索哪有那么容易,更何況,對手是暗殺高手,面對那種人一般人還真理不出頭緒。”
  “這么說,你那能理出線索?”夏梨雪不服氣的問道。
  羽風看看夏梨雪,笑笑沒有說話。
  夏梨雪撇撇嘴,心想道:又在裝!
  “破案的事我不太懂,但是我在擔心父親。我總覺得那個有骷髏圖案的文件有問題,那個東西搞不清楚,父親就會有危險。”夏梨雪一臉擔憂的說道。
  羽風說道:“恐怕不單單是校長,現在你也被盯上了,后面的車已經更了我們三條街了。”
  夏梨雪看看后視鏡,果然,后面有一輛舊款黑色轎車,夏梨雪出門的時候好像見過,他吃驚的看著羽風,心想道:這家伙怎么什么都知道啊。
  “怎么辦?”這幾天驚心動魄的經歷讓夏梨雪有些神經緊張了。
  “沒事兒,我自有辦法。”
  羽風說著一打方向盤,故意變了車道,把車往偏僻的地方開,但是,趁拐彎的時候,突然急轉彎拐進一個胡同里,關掉車燈,那輛車也跟著拐過來,但是一時間失去了目標,車速慢下來,他們在尋找目標。
  這時候,羽風突然打開車燈,從胡同里沖出來,直接頂到了黑色轎車的側面,一下把側門撞的凹進去!
  然后,羽風快速的從車里出來,沖向那輛捷達,拉開車門,發現坐在副駕駛的人已經暈過去,但是,車上還坐著三個人,看起來他們并沒有受傷。
  看到羽風打開車門,他們立刻從深色西裝的內袋里掏出手槍,對著羽風就開火!
  羽風一偏頭,子彈從耳邊呼嘯而過,他們趁著羽風躲子彈的時候,狂踩油門,呼的一下,朝著城外疾駛而去!
  這時候,聽到槍聲的夏梨雪驚出一身冷汗,她從車上下來,跑到羽風身邊膽戰心驚的說道:“你沒事吧?”
  羽風看到夏梨雪竟然在為自己擔心,一絲好感油然而生,他笑笑說道:“哦?沒想到你也能為別人擔心啊。”
  夏梨雪臉一紅,這才忽然意識到自己表現得過于熱情,人家都沒同意,自己來什么勁啊。
  于是,她把小臉一凝,嬌嗔道:“哼,誰擔心你了,真是自作多情!”夏梨雪一扭嬌軀,跑到車上去了。
  羽風笑笑,每天逗逗夏梨雪,還真是其樂無窮。
  但是他望著那輛黑色轎車遠去的方向,陷入了沉思,對方到底又是什么勢力呢?
  那個黑骷髏圖案對他們來說意味著什么呢?
  車上那些人能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逃脫說明他們實力都不低,看來夏梨雪父女不覺中陷入了一張無形的網啊。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澳门赌钱几种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