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悠閑鄉土生活 > 第四十六章進山

第四十六章進山


  劉彥軍走到水池旁邊,洗了一下手上沾的面,順便刷牙洗臉洗漱一下,剛剛起來直接開始鍛煉,還沒洗漱呢!
  叮鈴鈴,叮鈴鈴的手機鈴聲響起,劉彥軍看了看來電顯示,是姐姐打來的電話。
  “喂,軍子,小囡囡這兩天乖不乖,有沒有哭鬧啊?”姐姐一連問了兩個問題,毫不掩飾自己的關心。
  平常小囡囡在自己眼前,晃來晃去,一不小心還惹自己生氣,感覺小家伙就是一個折磨人的小妖精,可是小家伙剛剛離開了兩天又感覺不習慣了,心里空落落的。
  “沒有,小囡囡可乖啦!”
  “姐,是不是想小囡囡了?”劉彥軍笑著說到。
  聽姐姐這個語氣,應該是掛念小囡囡了,也是自己沒想到,小囡囡這么小也沒離開過父母,現在讓姐姐擔心了。
  “誰想了,這小丫頭平時可煩人了,她不在身邊,我剛好清凈兩天。”姐姐很不確定的說到,我才沒有想呢!
  劉彥軍笑了笑,姐姐就是嘴硬心軟,嘴上永遠不肯認輸,好吧!就當你沒有想小囡囡好了。
  “要不要我把小囡囡送回去?”劉彥軍提議著說到。
  “不用了,我今天過去好了。”
  姐姐大清早就準備了一下,打算今天回娘家一趟,順便看看小囡囡,不過人家,絕對不是特意去看小囡囡的。
  劉彥軍一邊打電話,一邊走到了房屋里邊,小囡囡應該是剛睡醒,坐在那里睡眼朦朧的,看到劉彥軍打著電話走進來,好奇的問到:“舅舅,你在和誰打電話啊?”
  小孩子的好奇心總是很重,無論大人做什么事情,他們總喜歡問問,也不管自己能不能聽懂。
  “姐,小囡囡醒了,你和她說一會吧!”劉彥軍說著,把手機遞給了小囡囡。
  “媽咪,有沒有想小囡囡啊?”
  “人家可想你了!”小囡囡聽到是媽媽的電話,一下精神起來了,奶聲奶氣的說到。
  小囡囡很高興,媽媽打電話過來了,人家都有兩天沒有見到媽媽了,有點想念呢!
  “哼!”
  “想媽媽也不知道打個電話,我看你是把媽媽忘記了。”姐姐假裝生氣的說到。
  “小囡囡沒有忘記媽媽,只是人家忘記打電話了。”小囡囡急忙說到,說到最后撓了撓小腦袋,好像是可以打電話來著。
  “好吧!媽媽原諒你了,在舅舅家要聽話,等下媽媽就來看你了。”姐姐噗呲笑了一聲,小家伙還真以為自己生氣了,實在是太可愛了。
  “人家可乖啦,不哭不鬧是最好的寶寶。”小囡囡可聽話了,來到舅舅家還沒有哭鬧過呢!
  不過可以見到媽媽了,好開森,有兩天沒看到了,有點想媽媽了耶!
  劉彥軍幫小囡囡穿好衣服,抱著小囡囡往洗手間走去,在劉彥軍懷里,小囡囡很開心不時說兩句話。
  “舅舅,媽媽要來看人家
  了。”
  “舅舅,人家認識字了,媽媽會不會很高興?”
  小囡囡聽到媽媽來的消息,很高興,小臉上滿是雀躍,不住的問著劉彥軍問題,劉彥軍在旁邊笑著回應。
  幫小囡囡洗漱好,劉彥軍拉著小囡囡的小手往廚房走去,準備吃早飯了。
  打電話用了幾分鐘,再加上幫小囡囡洗漱也用了幾分鐘,兩個人到廚房的時候,母親已經蒸好餃子了。
  母親正在把餃子裝盤,等下一人一盤就可以吃了。看到小囡囡走進來,和藹的說到:“小乖乖睡醒了,我們早上吃餃子好不好?”
  小囡囡沒意見,剛睡醒就有餃子吃了,真是太幸福了,姥姥真好!
  “好呀!姥姥,媽媽要來看人家了。”小囡囡特意炫耀了一下,要讓姥姥也知道人家的喜悅。
  父親應該是在外邊看到自己煙筒冒煙了,也自己回來了,剛好人到齊了可以開飯了。
  劉彥軍自己準備了一小碟醋,他喜歡吃餃子的時候沾醋吃,其他人都不喜歡,都是配著小米粥吃的。
  吃了一個豐盛的早餐,母親去廚房刷鍋了,劉彥軍幾個人坐在院子里閑聊。
  “爸,咱家的竹簍放哪了?”劉彥軍問到。
  “儲物間里吧?”
  “應該在里邊,有段時間沒有用過了。”父親隨口說到。
  周圍的山峰也有竹山,竹簍之類的各家各戶都有一些,上山打獵,挖藥材,挖個竹筍之類的都要用到。
  “你要上山嗎?”父親隨口問到。
  父親不擔心劉彥軍的安全,從小到大都是調皮搗蛋的皮猴,上山打獵捉鳥,下河摸魚釣蝦沒有劉彥軍不會的,不只是劉彥軍,村里的孩子基本上都會,農村也沒有娛樂設施,只有這些游戲了。
  “恩,我去挖點花木種老宅里,順便溜溜巴狗,這家伙懶的快成豬了,現在不知道還能不能打獵了。”劉彥軍笑著說到,說到巴狗自己都笑了起來。
  以前自己在的時候還帶它進山兩次,自己這次回來發現巴狗懶的夠嗆,去掉在自己面前勤快一點,在其他人面前都不想動了。
  “放心好了,這家伙有野狼的血脈,別看它懶洋洋的,可是村里一霸。”
  父親知道巴狗的來歷,他們這里的土狗或多或少都有些狼的血脈,更別說巴狗還是村莊一霸了,沒有凌厲的身手,怎么打服村里的土狗。
  巴狗在旁邊,聽到兩人說起自己興奮的“汪,嗚……”直叫,表示著自己的存在。
  劉彥軍輕輕拍了拍巴狗的腦袋,有些好笑的說到:“沒想到你這家伙還有狼的血脈,沒看出來啊!”
  狗是守護者,在自己家永遠都是最乖的那一個,只有面對外人才會伸出自己的獠牙,漏出兇狠的一面。
  “你回來了,有空多練練它吧,我是沒這個身手了,別浪費了這條好狗。”父親看了看巴狗,語重心長的說到。
  父親也快五十了,身手不能和年輕時候相比了,平常忙著地里的事,也沒空帶著巴狗進山打獵,巴狗這樣在家里養著,有點浪費了,它應該嘯傲山林的。
  劉彥軍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巴狗的資質不錯,別看是土狗打獵可不比專門的獵犬差,以前經常抓到野雞兔子之類的,這兩年沒人帶它進山,它也只能安心的守護著家里了。
  和玲玲還有小囡囡說了一聲,劉彥軍準備進屋里換一身衣服,上次買的迷彩服終于用到了,也算沒白浪費錢。
  看到穿著迷彩服走出來的劉彥軍,玲玲和小囡囡都挺驚訝的,玲玲是沒想到,劉彥軍穿迷彩服還有這樣英武的一面,平常劉彥軍穿的比較休閑,最多的就是運動裝之類的看上去人畜無害。小囡囡是感覺舅舅好像電視上的兵哥哥,太帥氣了。
  穿著一身迷彩服的劉彥軍還是有點帥氣的,畢竟是練武之人,身上的英武之氣,還是挺符合軍人氣質的,當然也有迷彩服的特效,畢竟是軍人的衣服嗎!
  看到驚訝的兩人,劉彥軍笑著問到:“好看嗎?”
  劉彥軍也是第一次穿這種衣服,小時候哪會專門買這種衣服上山,身手穿什么衣服都會往山上跑,玩夠了回來臟兮兮的,再讓母親去洗。
  “好看,挺帥氣的。”玲玲點點頭,點評著說到。
  小囡囡小腦袋直點,笑著說到:“舅舅真帥,比爸爸還帥氣。”
  小囡囡的世界里,爸爸就是最高大最帥氣的人,現在已經改變了,變成舅舅了。
  劉彥軍蹲下,摸了摸小囡囡的小腦袋笑著說到:“小嘴真甜,舅舅抓只野雞回來給你加餐好不好?”
  “好呀!好呀!”小囡囡開心的說到,舅舅又獎勵人家了。
  背上竹簍,拿了一把柴刀一個小鋤頭放在竹簍里,母親還用小袋子裝了一點米,還有一些鹽之類的調料,進山沒那么快回來,中午飯應該就在山里解決了。
  帶著巴狗從房子后面的小山頭順著小路往深山里走去,走了一個多小時,來到了一般沒人會到來的大山腳下。
  前面一段路還經常有人經過,好走一點,后面因為沒有人經常進入已經很難走了。
  時間已經入夏山上的樹木郁郁蔥蔥,枝繁葉茂的,到處都是雜草,藤蔓,有些地方已經不能通過,要用柴刀開路。
  青峰山綿延兩千多里,海拔最高的地方有兩千多米,一個山頭連著一個山頭一眼望不到邊,山頭有高有低,靠近村莊的地方因為有人上山還有路,遠離村莊的山就算是深山了,渺無人煙,已經沒有通行的小路,如果再往深處去就是原始森林了。
  
澳门赌钱几种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