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全能冷妃要逆天 > 第34章修為被吸凈

第34章修為被吸凈


  她從沒遇到這種情況,難道這是黑衣人在控制?
  紫無邪壓制靈力,發現靈力不受控制,靈力源源不斷的向黑石涌入。
  紫無邪狠狠皺著眉,心下一凜剎那間冷意翩飛。
  運起全身的靈力往黑石里打去,左手從空間拿出大量丹藥不要錢的往嘴巴塞。
  一邊大量的送入靈力一邊大量的補充靈力。
  可再怎么補充也沒有黑石吸收的快。
  眼看自身預存的靈力已經被吸收完,黑石開始吸收紫無邪的修為。
  大武師六階
  大武師五階
  大武師四階
  ……
  一直到武師一階,黑石微微晃動,就感覺吃飽了一樣。
  紫無邪看此情況心下一狠把僅剩的全部修為全部往里送。
  黑石不是要吸收靈力,吸收修為嗎?那就讓它吸個夠,把它吸爆。
  紫無邪的實力飛快下降。
  武者九階
  武者八階
  武者七階
  ……
  黑石在紫無邪的手心強烈震動,顏色越來越黑,眼看就要放開紫無邪要飛走,紫無邪一手狠狠抓住。
  黑石在她手心一直晃動,“嗡嗡~”發出聲響,就像要掙脫她一樣
  “砰~”
  紫無邪松手,黑石直接炸開,紫無邪脫力躺在地上看著天空,月亮已經消失,現在的空間是一片黑色。
  紫無邪微微喘氣,此時已經不能在動,全身的修為都被黑石吸光,但是他不悔,修為沒了他可以再練,他修煉至大武師七階也僅僅花了幾個月而已。
  她轉過頭看向那碎裂的黑石,黑石里有一絲紅光微閃,在這一片黑色中格外的顯眼。
  紫無邪吃力的抬起手臂一點點的向那抹紅光伸去。
  等拿到的時候,紫無邪感覺一陣精純的靈力襲向她的丹田,四肢,和全身,干枯的丹田猶如海綿遇到水一般。
  她扳開旁邊的黑塊,這才真正露出這紅光的本來面目,猶如一顆拳頭大小的粉鉆一樣,里面發出的紅光是那樣的神圣。
  紫無邪眼神一亮,真是至之死地而后生。
  她趕緊拿著粉鉆進入空間。
  進入空間后,她直接去木屋打坐吸收,一邊吸收紫無邪一邊感受,這里面的靈力可真是精純,比她原本的靈力不知道精純多少倍。
  而紫無邪的修為也在節節攀升。
  武者二階
  武者三階
  ……
  紫無邪在空間修煉,而空間外因為她解決了黑石,月亮也跟著黑石消失,空間已經沒有了月亮,而被吸收靈力的一群人此時還在昏迷,沒有清醒。
  而進來的時候老師也沒說空間的時效是多久,只說人數淘汰夠了大家才會被傳送出來。
  紫無邪這邊在心無旁騖的修煉,此時她感覺她的七色丹田正在轉變,漸漸轉變成銀白色。
  這是什么力量?紫無邪不知,但是她現在不能多想,專心的修煉,不然走火入魔得不償失。
  ……
  幾天后秘境里的人斷斷續續的清醒了過來,一個個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只認為自己是睡了一覺而已。
  但是他們還是發現了月亮消失了,不過這秘境這么古怪,也沒多想。
  有些是火元素的修靈者用木棍做了幾支火把,繼續比賽。
  方子澄和念無也清醒了,方子澄知道自己最后也沒堅持下去也昏了過去,他抬起頭看看四周,周圍漆黑一片,他一愣,抬起頭,發現月亮消失了。
  但是他們清醒了,說明真的是月亮的問題,但是月亮消失了,說明一定有人解決了,不然他們會一直到死,就算死不掉也會一直困在秘境。
  念無晃了晃腦子:“嘶~,全身都沒勁,靈力好像也沒有了”
  方子澄聽她這么一說運轉靈力,確實發現靈力都消失了,只能轉頭對念無詢問道:“也許現在別人和我們一樣,我們還是在此修煉一段時間把靈力恢復再做打算?不然到時候遇到別人我們只有被虐的份”
  念無聽他這么一說覺得很有道理微微點頭,倆人盤腿恢復靈力。
  ……
  有很多人都發現了這個問題,都在原地修煉,也有一小部分人沒發現靈力消失,繼續在想著快速淘汰別人。
  而遇到一些在原地打坐恢復的修靈者,看著打坐的幾人,立馬上去偷襲,剛準備偷偷運起靈力,發現運不起來靈力,當下就慌了,反復試驗就是不行,轉過頭就想溜了。
  而打坐的人聽到動靜睜開眼,看到這幾人偷偷摸摸,心下了然,直接運起靈力把他們解決。
  而這場比試也是從現在才算是真正的拉開帷幕。
  提前醒的人都恢復好進入比試尋找參賽者進行淘汰。
  而方子澄,念無此時也恢復好,倆人繼續尋找紫無邪。
  但現在倆人不像剛開始進來的時候順風順水,中間遇到幾次魔獸,雖然倆人很狼狽,但最后還是解決了。
  ……
  參賽人數越來越少,此時一共就剩三十多人,此時的參賽者都越來越興奮,天空也微微出現一絲亮光。
  漸漸的天空越來越亮,太陽在這一天突然升了起來。
  三十多的參賽者此時也覺得詭異,之前倒出現過月亮不過很快消失了,但是他們來到這個空間這么久從沒出現過太陽,一直都是處于黑暗中。
  但是此時陽光普照,他們才算是真正的看清了這個空間,面前的樹木都不是綠色,都是黑色,而地面也是黑色,不像是土,有還伸手摸了摸,表面有一些坑坑洼洼,但是沒有灰塵,地面堅硬如鐵。
  沒有發現什么,也就作罷,最起碼現在比起之前黑漆麻烏的樣子要好的多,不用麻煩的舉著火把。
  ……
  “你說,這里到底是個什么鬼地方?”念無看著天上的太陽問著方子澄。
  方子澄也在看著天空,低頭轉向念無聳了聳肩:“誰知道呢?反正不是什么好地方,我們注意著點吧,之前那月亮就有問題,別這太陽也有問題”。
  念無點點頭嘆息:“哎,也不知道無邪現在怎么樣了,到現在都沒碰見她,不知道她有沒有受傷”。
  “放心吧,你都沒事,她還能有事,她那一身實力我倆練手也打不過她。”
  念無想想也是,放寬了心。
  
澳门赌钱几种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