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躲不掉亦好 > 第二十二章 人選之爭

第二十二章 人選之爭


  果真都是演戲的高手,在去另一家合作單位——君函公司的路上,回想這兩天在康利的一切,吳安不禁佩服,和素雅再正常不過的相處,別說外人,連他們自己都不相信以前那么熟悉了。
  這次先來康利,之所以這樣安排,多少有些迫不及待,又擔心公司臨時有事需要趕回去從而見不上她。
  只是,沒想到,竟又和前幾次一樣。
  不急,不急,七年都過去了,還在乎這一時半會?有些話,有些事,遲早要說清的,他有的時間,有的是機會……
  ……
  大展的業務順利進行,有條不紊,除了吳安來需要接待,別的并不用素雅費心,她現在的工作重點,是趙凱安排給她的蘇為項目。
  會議室里,素雅遞過兩份項目建議書“兩個版本,領導們先比較一下,我馬上過來。”
  眾人接過來,看著交流著,待素雅再進來時,已一致確定選用A版本。
  “素雅,”趙凱語重心長地說“我知道你想推薦新人,給他們機會,可是蘇為這個項目很重要,你怎么能這么將就?你看看這個,能叫建議書嗎?”
  趙凱從沒在公共場合如此嚴厲地批評素雅,此刻話一出,眾人知道,這是故意先說出來,好讓他們無話可說。
  素雅卻很淡然“趙總,各位領導,我想先陳述一個事實,哦,不,這有個密封的檔案袋,里面有詳細項目信息,可以證明A版是新人宋艷做的,B版是研究生小文提供的。”
  “什么?”領導們目瞪口呆。
  劉裕民接過素雅的檔案袋,拆開密封條,拿出資料,又遞給趙凱。
  “理論上,我不該如此,我在基層,自然知道規矩,只是和蘇為這個項目,我建議選擇真正有才華認真的人來負責。”素雅繼續說道“我既然接受這個工作,就得負責。當然,我承認有私心,沖憶總叫我一聲姐,在蘇為項目管理上我得更上心。”
  眾人愕然,這樣的素雅,謙遜溫和的語氣中透著堅韌與強硬,做趙凱助理以來,她一直是低調的,她為人平和,基本不評價任何人,而這次,竟公然支持了宋艷,反對了研究生小文。
  而她對蘇為的態度,對蘇憶的直白,加上趙凱的默認,眾人說不出話來。
  毫無懸念,宋艷暫時勝出。
  ……
  “素雅,”小文沖進來,狠狠地盯著素雅,直呼其名“你故意的,素雅,你就是故意的。”
  素雅平靜如常地看著她“怎么了?”
  “怎么了?”小文冷笑一下“你一個高中生,你嫉妒我!”
  素雅疑惑地看著對方“說清楚!”
  小文氣憤地說“你讓我做一個建議書,你又讓宋艷做一個,你就是故意的!”
  “做兩個有什么問題嗎?不應該對比選擇更好的嗎?”素雅仍是語氣平靜“再說了,這輪不著你來說話吧?”
  “我堂堂研究生,你拿我和宋艷比?”小文越說越激動“你拿我和宋艷比?你算老幾,你算老幾?你一個破高中生。”
  “我是趙總的助理,這是我的職責,我就是要讓領導比較、選擇一個合適的項目管理人員。小文,你不合適!你要是有意見盡管給趙總提。”素雅態度強硬,聲音發冷。
  “哼,給趙總提,誰不知道你是……”小文差點脫口而出,卻一下卡在那。
  “知道你還說?”素雅故意反問。
  “算你狠!”小文摔開門出去了。
  看著小文的背景,素雅搖了搖頭。小文是公司少有的研究生,只是仗著學歷高,總是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心浮氣躁,做事不認真。這次原本是想給她一個機會的,卻看到了一個復制加修改的材料,大失所望……
  相比之下,宋艷雖只是本科生,但認真負責,肯動腦筋,建議書很明顯是下了功夫的,結合行業形勢,分析了康利和蘇為的現狀,研究了以往項目內容,素雅覺得是比較完美的成果。
  她本不愿意多管閑事,可這個項目,宋艷比小文更合適,她必須得對蘇為負責,必須對得起蘇憶的信任,更要對得起康利的名聲。
  …..
  小文怒氣沖沖跑出去,她學歷高,深得分管人事的侯經理欣賞推薦,在康利一直占優勢,雖晚來公司,但若不是趙凱身份公開、上任,她都不屑于認識他們。
  只是沒想到素雅比她小,又沒上過學,運氣倒好得夸張,竟成了她的上司,如此對比,自然不平,故常會發揮想象力散布流言蜚語。
  這次,她確信素雅是故意的,而她確實大意了,不應該隨便敷衍,沒想到素雅竟讓宋艷也做了一份,還這么快讓領導們定奪。
  “素雅,你不就是趙總的情人嗎?神氣什么?”小文恨恨地想著,想著侯經理還幫自己找人另做了一份建議書,瞬間腦中涌現出無數可能,回到辦公室時竟是志在必得。
  ……
  “小文?”剛到家門口,看見小文,趙凱很吃驚,她怎么在這?她怎么知道自己住這?她有什么事?
  “趙總,我等你很久了。”小文怯怯地說。
  “有事么?”趙凱問。
  看得出來,趙凱并沒有讓她進屋的意思,小文只好拿出了建議書“趙總,這是我做的,素助理拿的那個并不是我的。”
  “素雅在會上給我們看的不是你寫的?”趙凱盯著她“不是讓你一周內交給她嗎?難道你沒交?”
  “不,不…..那只是我的初稿,素助理并沒有給我說你們要開會討論。”看趙凱有了興趣,小文膽子大了起來“趙總,這是我的最終定稿,請領導審閱,我不敢再給素助理,只好直接找你了,趙總,我知道這樣不對,可我真的……我不是故意冒犯素助理的,我不是故意的。”
  小文說著,眼淚竟是大顆大顆地落了下來。
  趙凱想了想“這樣吧,我一會看看,你可是研究生,可不能淹沒了才華。”
  “謝謝趙總,只是……”
  看著小文欲言又止,趙凱問“怎么了?”
  “趙總,只是,素助理……我無意冒犯,也不是真的想越過她……我……我……”
  看小文又要哭,趙凱笑了“你放心吧,我不會讓她知道的。”
  送小文進電梯下樓,趙凱才打開房門進屋,隨手把建議書扔到一旁。
  直到上床,翻看手機發現小文的短信“趙總,抱歉打攪你了”,他才想起剛剛小文送來的建議書。拿過來看了看,理論上確實不錯,只是體現不出康利的角度,少了和康利接地氣的東西,倒是不偏不倚。
  趙凱沉思著,仿佛明白了什么,小文提到了素雅,他不能不謹慎。片刻后,他起身,調取了門口的監控,發現小文是在他回來十分鐘前到的,她怎么說等了好久?難道是在樓下等的?不對,如果那樣,她怎么知道自己是走哪個門?
  小文撒謊了,只是她怎么能這么準確知道自己回來時間呢,趙凱想了想晚餐時情景,恍然大悟,隨即臉一沉,無比憤怒。
澳门赌钱几种玩法